2015金旗奖:主题论坛“新常态下公共关系创新及机遇”

作者: 2015-11-30 10:08:41

  论坛主席:陈先红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副院长

                               中国新闻史学会公共关系分会(PRSC)会长

  论坛嘉宾:(以姓名首字母顺序排序)

  黄小川 迪思传媒集团总裁

  梁   云 宝洁公关与传播部公司事务总监

  孟庆海 世纪云鼎品牌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总经理

  王   薇 蓝色光标传播集团中国业务 副总裁

  叶   钰 伟达公关亚太区执行副总裁、中国董事长

 

   陈先红:各位亲爱的公关同仁大家上午好,感谢主办方邀请让我主持这个论坛,主持之前先说两句题外话,刚才银总的讲话让我非常感动,她刚才问我一个问题,我想就这个问题跟大家做一个简短分享。

  公共关系到底多少岁?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一个前提是实岁还是虚岁?虚岁两千多年,实岁有多少岁?或者公共关系成为一个名词到底有多少岁?公共关系成为一个课程一个专业到底多少岁?我想在座职场公关人应该也了解基础常识。公关词汇最早诞生于1842年,公共关系作为一个独立的现代职业有112岁。公共关系作为一个课程登上大学讲台是1923在年纽约大学,应该有多少岁了?90多岁了。实际上公共关系作为一个学科,很遗憾,只有40多岁,国外研究表明到1970年代公共关系才成为独立学科,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到公共关系的准公共关系历史非常漫长,可以说和人类历史一样漫长,但是作为一个现代的、职业的、专业化的行业却非常年轻,而正是因为年轻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我一直参与我们金旗奖职业经理人的活动,虽然我是一个高校的老师,但是我也一直是准公共经理人,从1992年开始我就给企业做咨询,所以我也非常高兴有机会来参加这样的活动。我除了是新闻学院老师以外,更重要的是新成立的国家二级的学会组织——中国新闻史学会公共关系学会的会长,同享秘书长是行业组织,我们是学界的组织,目前有三百多个会员,一百多家高校都是这个学会的理事单位,后天学会在广州将有一个会议。公共关系这个行业实际特别需要理论和实践能够互动,理论和实践本来就是互相影响,互相提高,尤其在现在新常态下面来发展公关行业,这个是非常重要。我今天非常有幸担任这一场圆桌论坛的主持,我们这场圆桌论坛关键词是新常态,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几位重量级人物,有请上场。来自迪思传媒集团总裁黄小川先生,宝洁公关与传播部公司事务总监梁云女士,世纪云鼎品牌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孟庆海先生,蓝色光标传播集团中国业务副总裁王薇女士,伟达公关亚太区执行副总裁、中国董事长叶钰女士。都是业界鼎鼎大名的领头人,也是多年的好朋友,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做一个现场的互动分享。

  我们今天圆桌论坛主题就是“新常态下公共关系创新及机遇”,我们知道从APEC会议以后习大大提出了新常态,这个新常态实际牵涉政治、经济、社会、传播各个方面,比如政治上的新常态简政放权,对公关有重要影响,我们公关怎么样处理与政府的关系?企业怎么样处理与政府的关系?怎么样帮助政府搞好公共关系?这是政治新常态。经济上放缓给公关行业,对甲方客户有什么影响?再加上社会公共议题,比如环境保护、人类健康传播等等,社会诚信问题这些社会层面的新常态,我们公关人、公关公司怎么样去思考?尤其最重要的传播的新常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进入一个众媒时代,公共关系原来都是媒介代理,传统业务是处理媒体关系,现在每一个企业都有微信、微博,都有自媒体,我们代理人角色已经被弱化掉了,这样新常态下对公关有什么挑战?在这个背景下面,公关行业的新常态是什么?这个特别值得我们去思考,所以特别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四个方面话题抛出来,大家可以随意就哪个方面有想法跟大家互动分享。我们下面就有请黄总。

  黄小川:这个话题特别的大,确实新常态对公关行业带来很大的影响,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国家反腐新常态以后,我觉得竞争环境更加公正了。我觉得原来我们有一些客户是永远无法企及的,新常态以后公平公正得多了,比如在2014年成为一汽大众策略代理时候,我们以前不敢相信,现在机会比以前好得多,我是指政治的大环境给我们带来的最直接变化。另外一点可能从公关公司角度来讲,现在面临的新常态要求我们团队一定要有学习精神,这个可能是跟以前任何时刻比起来都更加的严谨,更加有挑战,尤其新媒体这方面,自媒体、新媒体,这些要求我们员工需要很快地适应新媒体带来的变化,尤其比如说现在微信有什么新的传播方法?大家可以看到说现在90后备受关注,所有企业在创新当中会有很多东西,会提出很多问题,会问你我们做传播的时候怎么跟大数据结合?这个公关大内容在哪里?所有东西其实要求传统公关人做一个思维的彻底改变。很多人都会说我们有什么理论?但是告诉你现在没有,为什么?客户要的是简单直接的效果,这些东西最主要就是看你对新媒体,还有包括大数据、大内容等所有的驾驭能力。

  陈先红:传统思维能力是什么?

  黄小川:一个一致性,在某种程度上还有一定道理,事实上来讲,比如传播思维面临巨大挑战,这个还是在很多公关公司用得到的,还会去做,还会坚持,确实新媒体带来很多挑战,因为它已经要求公关公司做很多事情,你要去考虑所有事情,面对很多挑战。可能大家会说这不是公关的东西,现在界限越来越模糊,我们也要做微视频,比如做新闻稿,原来新闻稿一张纸就可以,我觉得很简单。前不久帮一汽大众做一个报告的时候,我们就做了一个微信版的东西,一汽大众高层和德国高层都很认同,这个要求公共公司要具备很多能力,非常有挑战,挑战性非常之大。

  陈先红:您刚才谈的移动互联网比较多,这种挑战会让公共关系消灭,进入恐龙博物馆,觉得至于吗?

  黄小川:其实看小米,公关公司有危机感,他们自己可以把粉丝经济、传播做得非常好,像阿里、京东等等互联网,本身就很有媒体属性,本身就很有影响力,这些公司,实际来讲,做很多传播的时候,本身自己就有很好的影响力和传播力,所以我想其实对公关公司来讲一个是能力不断的提升,还有一个是拥抱移动互联网这个很重要,拥抱这种改变,让所有人改变,从自上而下都要去改变,我觉得才能在市场当中有很好的竞争能力,我就讲这么多。

  陈先红:黄总谈到了政治新常态更加公平公正,竞标到以前想不到的项目,还有移动互联网给我们传统公关思维可以说是带来挑战,对公关人能力带来挑战,您怎么看?

  梁云:刚才黄总是从公关公司,从乙方这个角度来说的,我来自宝洁公司,我是甲方,是公司里头的公关部门,我从甲方讲一讲在这样一个新常态下,对于甲方来说我们内部的一些机遇和挑战。

  陈先红:您们公关代理公司业务有没有减少?哪一家是您们的公关代理公司?

  梁云:公关代理公司太多了,我们有公司层面公关,也有品牌层面,在中国有20几个品牌,大概在四五个品类竞争,所以各个不同品类都有不同的公关公司,我们实际上在中国算是好客户之一。回答您的问题,有没有减少?从预算角度来说,可能公司期待值是最好每年都是能够用越来越少的钱办越来越多的事情,这个实际上就是为什么我们是一个桥梁,来搭建公司和公关公司,帮他们了解公司业务,我们也了解公关公司的长处,这样才可以促进双方合作,才能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投资最大化。我们也有自己内部的工作任务,这个是乙方合作伙伴公关公司没有办法替代我们的。

  陈先红:主要让乙方做活动执行还是策略制定?

  梁云:都有,我们希望的是真正战略层面的合作,我们现在正往这个方面去做,我们是一个跨国品牌。

  陈先红:战略层面合作的是更多广告公司、公关公司还是营销公司?

  梁云:我们是整合,我们是战略层面合作下,其实跟广告公司、营销公司、品牌、公关,各个品牌全部一起开会,做年度决算,事实上很多公关公司是长期代理,无非是说真的实在合作不下去才会做变更,我们希望跟公关公司有一个长期合作。

  陈先红:比较一下比如同时有广告为主营业务,有公关,还有品牌咨询公司,从策略制定上面哪个公司能力更强一点?

  梁云:传统来说保洁以广告起家公司,传统意义上我们以广告公司引领一个品牌的战略,您问了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大家都在想占领底盘划定自己业务,广告公司很多都设PR部门,我觉得现在是大家都在争,都在显示自己有新实力和新能力,现在还在过程中,看的并不清楚,这其实都是机遇,对每个公司都是机遇。

  陈先红:作为乙方公关公司,在策略方面有没有比广告公司或者咨询公司在策略制定上更有机遇?

  黄小川:原来大家可能知道有一个公司,也是我们迪思做得很久的案例,当时做雪花品牌,提一个口号“畅想成长”,央视两个亿,我们预算600百万,我们做“雪花啤酒勇闯天涯”,十多年以后大家听不到“畅想成长”,而“雪花啤酒勇闯天涯”成为一个品牌。其实这种策略东西,我在营销会上经常讲,公关公司在制定策略方面的能力有时候可以超越广告公司,当时做调查,当时负责人从骨子里还是认同,要往“畅想成长”走,最后发现经销商觉得我们这个东西好,所以当年第一次做得是“雪花啤酒勇闯天涯”,包括后面“勇闯三江”,后来坚持把这个东西一直做下来,这是我觉得很典型的,我们用公关主导的一个策略。包括像长安汽车当时做得时候策略也是迪思策略,公关公司有能力来做策略。但比如说像国际品牌来讲,全球制定的东西,国内公关公司对这个品牌有所贡献,或者对策略有所贡献的难度比较大,这个东西很固定。

  陈先红:在国际层面已经制定好,中华地区就是执行的。

  黄小川:相反而言来讲,欧莱雅,包括宝洁也好,在全球都是由总部制定,国内有没有对本土特色的产品交给中国的公司去做?这个要看,并不是PR没有能力,但是也要看机遇和机会。尤其是本土汽车品牌,本土很多的东西,消费品,还是有很多机遇的。有些时候我们说我们服务国际公司也好,服务国内公司也好,你发挥角色是有差异的。

  陈先红:谢谢黄总分享。

  梁云:对于我们可能是比较典型的传统企业的公司来说,国际品牌,就是我刚才说的是所有中国代理公司的机遇所在,这些东西买是中国消费者现在掏钱买,所以要能够更好把握中国市场的需求。其实说到新常态,我们前两个星期刚刚做了一个,全球前200位领导人在全球总部开会,我们中国区总裁是英国人,帮他准备了一个分享的东西,一个题目恰恰叫“新常态下的中国市场机遇与挑战”,我觉得在中国做市场也好,做公关也好,做任何也好,跨国公司怎么能够把中国声音准确得让总部听到并理解,可以按照中国市场的需求来做一些设计,这个其实是在中国做公关的人应该承担的一份责任,新常态这个词在我们公司非常热。

  陈先红:刚刚说到这个问题我很感兴趣,刚才黄总讲了政治新常态带来更加公平公正机遇,我们本土公关公司与政府关系基本就是吃吃喝喝,高层关系,熟人关系,现在重拳反腐不允许吃喝,您是如何搞政府公共关系的?这是一个机遇还是一个挑战?您们怎么看的?

  梁云:我们之前也不能吃吃喝喝,从我们公司来说有一个原则,这是所有进宝洁的第一句话,老板谈的都是用正确方式去做正确的事情,任何事情如果不能登在《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出去以后会脸红,这事儿要做。所以这个东西其实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事,对我们来说竞争更加公平,可以用专业精神和方式解决专业问题。

  陈先红:下面有请孟庆海,您是来自品牌咨询公司。

  孟庆海:其实谈到新常态,今年咱们主题叫新常态,我的体会比在座诸位体会更深刻,面临新常态,很多在座公关公司面临,尤其我们乙方面临业务增和减,我们公司面临生和死的问题。我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公司,我们公司刚刚成立两年多,所以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一起来交流。我们可以说应该是一个轻量级公司,我跟合伙人从大裤衩出来,逃离大裤衩的热潮之下。

  陈先红:人家说不做新闻记者就做新闻公关。

  孟庆海:几个选择,要么到甲方做品牌负责人,要么到公关公司做公关,以前有太多朋友从央视出来做公关业务,都很鲜亮,很成功,我们这帮人能力也很强,甚至很多方面比他们更优秀,所以出来做一家公司,但是我们出来就遇到新常态,出来之前当时谈了两个单子,我们出来很谨慎,年过四旬比较谨慎,谈了两千万单子,出来以后公司成立。

  陈先红:做媒体代理?

  孟庆海:主要是策划,对于我们来说是生和死的问题,客户没了,公司开起来,运营成本都在,所以挑战非常巨大。在新常态下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在跟客户接触过程当中,也发现可能我们原来从朋友了解到一些公关的做法和思维,我们的玩法可能必须得做改变。所以后来我们根据了解的情况做了两个方面的改变,我们总结为两个突破,其实刚才黄总讲了一些,我们其实相似,我们两个方面突破,一个向下突破,我们认为公关是处在中间层,向下突破就是向市场突破。我们发现很多客户在跟我们接触的时候直接谈到就是KPI,不问你能干其他的东西,而是KPI能提供什么?能让销售增加吗?能让店里的人增加吗?要的是这些东西,所以我们一定要向下突破。第二个因为我们在媒体,在央视干了十几年,合伙人也是,我们对新文化有高度敏感性,还有我们接触的政府方面的层面和人会特别多,对政府动向和干的事儿了解的特别多,有这样的咨询。所以我们总结为,在座各位我不知道总结的恰不恰当,我们叫偏GR的PR,政府关系方面。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可能就了解了,比如说习大大前不久访英,我们正好有一个客户,他在前不久刚刚在英国花一百亿买了一家英国企业,这家企业在北京已经开了很多分店,正好习大大访英,我很敏锐察觉到,这对这个企业来说是非常好的传播机会,这个传播会对他建立GR非常有帮助。我们做GR思路其实来自于当时跟企业的接触,后来我们把这个案例做成习大大访英期间,与央视和其他很多高端媒体跟习大大访英做契合,调动了央视驻英记者站,这个案子做成以后大家非常兴奋。在后来两天之后召开的董事会上,他们把央视这条新闻播放了,这种东西可能企业更看重,我们围绕这个方向做了很多尝试。还有其他很多企业,包括我们服务的国内一家顶级PE巨头,我们将其塑造成为一个中国国企改革专家形象,因为我们做了一年的铺垫,最后国务院正好召开这样一个会议,他们自己搜集咨询,看到了这家企业,就请到总理座谈会上去了,而且由于我们策略内容非常好,跟总理互动得特别好。

  陈先红:什么话题引起了总理关注?

  孟庆海:我们是塑造成国企改制专家的形象,2013年当时国企改制,中国经济的大话题,李克强总理和习大大上台以后对这个话题非常关注,这家企业做了很多国企改制案例,他们在这方面在国内企业当中是第一,但是在以前的传播当中这方面做得不是特别多,我们以这个为主线做了一整年铺垫,包括在《人民日报》塑造这个企业形象,包括在央视,包括在其他各种各样合作媒体,有时候策划整版报道,这样提升非常快,提到国企改制就这家企业。总体座谈会围绕这个话题去做得时候,一看这家企业,就想我要请它来,这是我们这两年做得特别有心得体会案例。

  陈先红:这个案例非常有指导性,政治新常态对甲方和乙方,怎么样帮助企业和政府之间搞好关系,所以刚才国企改制的形象这个是非常好的战略,第二个GPR,政府公共政策出台以后我们公共关系在公共政策的传播推广,比如二胎,这样结合你企业代理产品,奶粉等等。

  孟庆海:黄总的那个就是非常好案例。

  陈先红:非常谢谢您的分享,谈到GPR,我们伟达叶钰总裁很有发言权,您代表国际视野。

  叶钰:非常感谢陈老师,刚才梁云女士讲到从来没有吃吃喝喝,其实我们也是一样,我们公司有专门的政府公关,我们一直在为我们客户提供整个的政府发展策略和发展方向。如何跟企业之间契合?这是一个服务宗旨,这个里面我们走的路很长,因此不受国八条限制。我觉得其实回到今天这个主题上,说到一个新常态,新常态我想谈一点自己的思考。新常态实际上是整个大环境带来的新常态,对我们行业来讲新常态是什么?真正对我们的改变是什么?我们的思考是什么?我个人认为从传统公关到数字公关,一直到现在的自媒体,无非对我们影响是:原来面对的是平面媒体,电视媒体等等,现在面对自媒体,自媒体成为在宣传当中不可忽视的力量,甚至是一种主力。在这种情况下,从另外一个维度去看,经常得到一个问题,新常态下公关和广告之间的作用是什么?我个人看,为什么非要把公关和广告做成对立面?为什么不能联手共同面对一个市场?

  陈先红:伟达公关现在也做很多广告业务。

  叶钰:马上回答您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共同面对这个市场去思考?我们如何帮客户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公共和广告面对版图的时候做得是同样的事情。最近发现一个趋势,客户告诉我内部班子要推倒,只要有好主意我们就上,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

  因此为什么要分这么细?我们要思考短板是什么?作为传统公关短板是创意,对于广告公司也有短板,短板是我们发自内心的用心在沟通的内容。我们一直在想,我们公关人讲的是故事,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起点是一样的,所以在这里边我们更多的是双赢,互相的往前走,往前看,我觉得这个是要想的短板。第二个客户的需求,刚才已经讲了,我们希望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儿,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其实真的不是一个做得越炫越有意思,越能引发舆论越好。回到刚才说的品牌,日新月异发展的技术环境下,每天都出现新的产品,新的技术,如果我们只卖一个产品,我们眼光只盯到一个产品上,我们会累死,我们在宣传过程中应该给人们留下一些思考,我们每一个思想,每个说的话都有印记,我们留下什么印记让品牌更持续发展,去打动消费者的心?我们知道B2B,B2C,伟达提出的是什么?我相信不只是伟达,我们思考的是B2H,H是什么?是人,我们考虑如何跟人对话,而不是想我们是B2C,我们是B2B,我们跟人对话,就要考虑如何打动人心。

  我们在座的都是消费者,我们问问自己,不管我们客户是在追求KPI还是购买力,我们自己思考一下我们买一个东西是因为看到了想买吗?要么你有需求,要么有感情,肯定不是看到就买。因此要走心,所以这里面我们认为在营销的时候B2H一定打动心,打动心是用心能衡量吗?是活动大与小吗?规模大与小吗?我想不尽其然,时间关系不多说。

  我们作为公关人,不管通过广告手段,一个主意带有广告创意、广告价值,还是广告公司主意能够创造出价值,我们都要思考一个问题,如何走心?如何打动人心?最后扣到银总所讲,我们在宣传过程中什么是真实的?在竞争过程中竞争固然激烈,当我们走心我们能够帮助我们客户从他们的竞争环境脱颖而出,所以在公关项目设计上走心是为主,事实为主,我觉得这个应该我们推导,作为公关行业先驱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让行业能够蓬勃发展,涉猎的市场只能更广阔,给我们更大的空间,感谢各位。

  陈先红:谢谢叶总,公关行业老大,特别认同她的观点,公关行业要走新走心,求真向善,下面我们有请蓝色光标王总。

  王薇:感谢银总邀请,我想银总邀请我得益于我之前跟她的一次长谈,我跟银总认识很多年,多年朋友会感受到我近些年的变化,我在蓝色光标十多年,在蓝色光标我们之前是一个公关品牌,现在我们说蓝色光标是一家立足全球的智能营销的领导者,蓝色光标在业界是一个旗舰,我想结合我们资本市场上一些手法谈一下我们新常态的体会。

  蓝色光标可能比较有一个优势,我们用资本市场的钱提前做了一些新常态下的转型,所以我回答主持人问题的话,在新常态下我更想谈一些转型。这个转型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企业层级,包括甲方,也包括乙方,包括公关也包括广告,在个人方面也存在转型,作为公关人也好,广告人也好,数字人也好,都要转型,可能后面才有饭吃。

  蓝色光标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用募集的钱提前做新常态布局,在我们并购所有阶段当中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公关公司向营销集团转型,集中收购了一些传统广告的公司,让我们成为一个营销集团,这个阶段其实让我们从单纯公关视野变成一个营销视野,加入了广告元素。我们现在实际上是一个全球的传播集团,数字机构是我们的子公司,原来公关业务子公司,蓝标数字,只是其中之一,蓝色光标现在广告份额其实大于公关份额。其实传统广告布局让我们在用几千家优质客户,用资源型收入旗下动作让我们集中价格优势。第一个环节结束之后完成了市值从30亿到300亿的大飞跃,这部分优势让我们在这个行业当中保持一个资金方面的大优势。第二个阶段已经不收购资源型广告公司,第二个阶段相当于转型和布局,收购互联网技术、服务企业,这些企业让我们在PC端或者移动端有一些领先的想法,这些资源和服务让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有一些生存的基本资源和技术,包括我们大数据,包括一些相关的技术布局,我们的理想是除了做服务,还要有技术,让我们用技术找到更精准的人群,用更精准的手法去为客户提供更精准的服务,节省有限的预算,梁总说到花越来越少的钱办越来越多的事儿,这是企业的理想,我们顺应甲方理想提供相应服务,这是第二个阶段。第三个阶段实际上是蓝标做全球化的布局,用我们募的钱做一些相关收购,收购海外成熟的公关公司、广告公司、创意公司的团队,我们也是在这个领域当中中国企业在全球布局的唯一一家公司,因为客户的需求,当他们发现走出去的时候有这样的需求,所以做了这样的布局,这是企业端。这个是蓝色光标我们的一些相关关于转型和适应新常态的自我主动的转变,很多年前我们已经在这样做了。

  第二个转变是个人,可能我这方面感觉会更深,我们从公关人到随着蓝色光标,我得感谢这个时代,感谢这个最好的时代,也感谢这个最坏的时代,逼着我们这么大的年纪学习,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有更多安家立命的本领,除了做公关数字,也看微博微信,我们视野从中国走向全球,所以让我有更多本领,这个就是一个公关人未来的缩影。包括我们在业界的大咖,也在面临同样更新知识,更新服务手法这样的挑战也好,机遇也好,所以能适应的人一定有一些更广泛的天地,不能适应的话就会被时代抛弃,被客户抛弃。

  陈先红:蓝色光标是我们中国公关行业的楷模,也是我们的榜样,他们之所以发展这么快也因为转型非常快,抓住了发展机遇,我们在讨论这个的时候常常讲很多传统媒体都在讲转型,其实转型转场,我一直在提倡一个观点,不是转,而是变。你经营性质都变了,原来搞传统公关小公关媒体,搞活动,发稿子,是很小的公关,现在我们整个互联网时代,我对黄总讲的观点非常认可,我们传统公共关系人员要面对一个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我认为就是要把公关思维和互联网思维结合起来,实际互联网思维就是公关思维,因为互联网三个字:互动,连接、网络,正是公共关系核心价值所在。所以我觉得越是在这个过程中转的越快,你发展的就越好,这个可能就是经营的性质改变了,从你经营的业态,形象定位都有一个根本的变化。

  所以今天非常感谢几位来自顶级甲方乙方的公关公司的领导人跟我们分享。黄总讲的政治使我们公关更加的专业化,公关要有互联网思维。宝洁公司梁总讲了公关更加讲究策略性,用策略增强竞争能力,包括孟总讲的在往下发展,往上发展的企业政治沟通战略,GR和政府公共关系战略带来很大机遇,叶总讲的公关的心和新,公关真和善。还有蓝色光标王总讲的用个案说明在新常态下公关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就是没有常态,在新常态下公关没有常态,因为公关要用你的创造性思维不断去适应新的环境的发展。如果说公关行业有新常态,或者我们公关职业人有新常态的话,就是要培养你的核心竞争能力。这个核心竞争能力就是三个,第一个就是互动学习能力,创造思维的能力。第二个能力就是研究能力,通过研究来制定策略的能力。第三个能力就是一种执行能力,能够解决问题的一种执行能力,所以无论我们是公关经理人也好,我教学生时也好,我都在强调面对新的常态或者是没有常态的公关行业,我们唯一不变的就是要培养我们的核心竞争能力,创造性的思考,学习能力,研究型的策略制定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执行能力,谢谢大家分享,我们这一场到这里。

  • 热门职位
  • 热门公司
+更多

Copyright(C) 2004~2009 17PR.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4026264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542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钟寺13号院1号楼华杰大厦11B9室 | 电话:010-51293166